挪威甲级联赛

公司法務
Baoye Article
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審理若幹問題研究

發布時間: 2013/5/10     作者:辦公室     来源:建設集團總部     访问次数:4225

民間借貸是指公民之間、公民與法人或其它組織之間借貸活動。它是一種自發的民間融資活動,也是民間資本的重要投資渠道。近年來,揚州市江都區人民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數量迅速攀升。2011年共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550件,結案547件,其中判決317件,撤訴105件,調解113件,調撤率爲40%。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在民間借貸案件的審理中,訴訟調解仍然是化解矛盾糾紛,促進案結事了的有效途徑重要方法。但同時我們不難發現,2011年民間借貸糾紛案件的調撤率僅爲40%,一定程度地表明了民間借貸糾紛中雙方的對立矛盾逐漸激烈,案件的審理周期變長,審理難度日趨增大。

 一、目前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呈現出的新特點及難點

(一)民間借貸案件的訴訟主體構成呈現出多元化、複雜化的趨勢。


過去民間借貸案件大多是發生在熟人之間,通常借款人與出借人具有較爲親密的關系,可能是親朋好友或同事同學等等,一般出借人出于幫助的心理出借款項。但近年來,出借人出于牟利的心理,通過中間人介紹向互不相識的借款人放貸的情況日益普遍。特別是以抵押借貸公司爲中介的民間借貸糾紛增長較快,放貸主體呈現多元化的趨勢,涉及職業放貸人、企業法人、個體經營者以及寄賣行、小額貸款公司、融資公司、典當行等;而借款人也從因生活困難或資金周轉需要而借款的個人擴展到融資經營的個體工商戶、中小企業等等,一些企業以法定代表人或者股東個人名義向社會融資,成爲了民間借貸的主力軍,由此引發的民間借貸案件數量增多。

借貸案件主體構成的多樣化、複雜化使得民間借貸案件的審理難度加大,出現了新的難點。比如:一些借款案件中,款項的交付經由第三者或中間人之手,貸款人和借款人相互之間並不了解情況,在庭審中互不相識,對彼此是否存在債權債務關系容易産生爭議;在一些由中間人或機構爲中介的借貸案件中,中介機構或放貸公司在資金的流動以及利息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操作空間,除收取中介費外,還可以收取高于放貸人約定的利息,這對于案件審理中利息的認定帶來了一定難度;在一些企業以法定代表人或者股東個人名義融資借款的案件中,對于企業法定代表人(合夥負責人)或者職員簽訂的借條或者借款合同,應該認定爲企業(合夥)對外的借款還是其法定代表人(負責人)個人的借款存在爭議;由于借款主體的目的不同,在對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對外舉債是否爲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難度較大。
    (二)被告下落不明或拒不應訴的情況日趨普遍。

近年來,在法院受理的借貸糾紛案件中,債務人或不願出庭應訴,拒簽法院應訴材料;或爲消極避債于原告起訴前棄企逃債,舉家外遷,下落不明等等情形十分普遍,且有愈演愈烈之勢。這一趨勢給民間借貸案件的審理工作帶來了三大難點:一是被告缺席或公告的案件大幅上升,在江都法院受理民間借貸案件中,被告缺席或公告的案件約占 40%左右。案件受理後,因被告下落不明,案件只能依法公告送達,浪費司法資源,延長案件的審結時間,也影響審判效率;二是因被告不到庭,案件只能缺席審理,這對于查明案件事實造成了很大的障礙。原告在法庭上可能會隱瞞對自己不利的案件事實,如隱瞞被告已歸還部分借款和利息等等事實,從而導致案件上訴後被改判、發回重審甚至是再審,影響案件的整體質效考評指標;三是借貸案件的調解、撤訴率大幅下降,案件自動履行少,進入法院強制執行的比例高,且執行難度大,權利人的債權長期難以實現,從而加深了債權人對司法的公正性和法院公信力的懷疑。

(三)大標的案件陡增,借貸案件中高利貸現象普遍存在。

從江都法院受理的借貸案件來看,大標的案件呈逐年上升的趨勢。案件標的從過去一些自然人用于家庭日常生活的幾萬元、十幾萬元發展到上百萬。大標的案件數量的陡增,反映了借貸規模擴大化的趨勢。一些職業放貸人或借貸公司將社會家庭中閑散資金吸收進來集中放貸,放貸金額常常達到數百萬元。此類案件的情況往往比較複雜,且放貸人背後牽扯到數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利益,涉及面較廣,一旦處置不當或債權無法實現,可能會引發群案或其他群體性糾紛等社會問題,使司法陷入被動,甚至影響到社會穩定。同時,借貸案件中利率逐年升高。無息借貸的案件比例逐年減少,而要求給付利息、逾期利息或違約金的比例則逐年增加,這兩項利息走勢的反差,明顯反應了民間借貸案件的營利性越來越強。利息的約定遠高于銀行貸款利率,從月息 1%至 3%不等。但事實上這還只是表面現象,大部分借貸雙方的利息約定遠高于此。案件當事人反映的高利貸問題十分突出,規避法律的手段也更加高明。民間借貸中出借人或不單獨列明利息計算方式直接將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或對未歸還的借款,將利息計入本金,重新出具借條以計算複利;或通過約定巨額違約金或名目繁多的

其他費用等等形式,謀取高利。在此類案件的審理中,被告雖提出借據數額與實際借款數額不一致或利息計算過高的抗辯,但被告往往對自己的抗辯舉證困難,多數承擔舉證不力的法律後果,而法院僅憑借條內容無法認定是否存在高利貸,很難否定借據的證明力,從而導致可能間接保護了在合法形式掩蓋下的高額利息。

(四)民間借貸案件中涉嫌“虛假訴訟”、“問題借貸”或其他犯

罪行爲的情形日益突出。

民間借貸案件通常法律關系簡單,證據比較單一,主要證據是借據或借款協議,且法律關系中一般不涉及第三人。因此,在一方有借據而另一方無異議時,法院可以認定借貸關系證據充分,並可直接作出裁判或進行調解,而不再要求當事人提供其他證據。正因如此,在實踐中,爲對抗其他生效判決的債務履行或爲在離婚訴訟中分得更多的財産等原因,通過虛構債務,利用民間借貸合同進行惡意訴訟,規避法律、逃避債務,從而損害國家、集體以及其他人合法權益的情況屢有發生。其次,因不法原因而引起的“問題借貸”也頻頻發生,如因賭博、吸毒販毒等原因而引發的借貸糾紛; 或有部分當事人反複涉訴,在江都法院審理的借貸案件中,總有幾個耳熟能詳的原告,出示的借款合同非常格式化、專業化,借款數額往往較大,具有專業放高利貸或黑社會背景之嫌。另外,在審理借貸案件過程中還發現有私刻公章、僞造借條等涉嫌犯罪行爲的情形。對于以上種種的“問題借貸”,雖有相關法律規定“出借人明知借款人是爲了進行非法活動而借款的,借貸關系不予保護。”但在此類情況中,關鍵要看出借人對于借款人從事非法活動是否“明知”,而“明知”的證明責任需要借款人來完成。在審判實踐中,當事人不可能在借條中寫明借款是用于賭博或吸毒等不法目的,而未在借條上寫明的事項,當事人又難以舉證證明。故在審判實踐中,對于“明知”難以認定,往往造成了司法困惑。

(五)借貸擔保不規範,造成借貸案件中涉及擔保人的比例大幅上升。

近年來,出借人同時起訴借款與擔保人的案件數量增長較快,據初步統計約占民間借貸案件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強。從審結的案件中可以看出,借貸擔保存在著種種的不規範:一是擔保方式不明,當事人一般只將擔保作爲借據中的一項內容來處理,通常僅寫明“擔保人×××”,具體的權利義務未注明,是一般擔保還是連帶擔保也未約定不明,爲將來産生糾紛埋下了隱患。二是擔保身份不明,有的借貸雙方只讓保證人簽了個字,未注明是保證人的身份。而有些人是見證人,卻在保證人欄邊簽字。在有的借貸案件中,我們發現擔保人收取了部分或全部借款,名義上的擔保人實則是借款人。這爲案件審理中擔保人身份的認定增加了難度。三是擔保標的指向不明。有的擔保人只對分期還款計劃中部分債務提供擔保,卻擔保指向不明,造成擔保糾紛。四是擔保形同虛設。在一些設有抵押擔保的借貸案件中,約定以車輛或房屋作抵押,但卻不辦理抵押登記手續的情況十分普遍,以致在出現糾紛時,抵押權及債權無法順利實現。有的擔保人根本沒有償還能力,卻頻頻給人提供擔保,收取一定費用的擔保費用以獲利,到了訴訟階段則一走了之,使擔保形同虛設,也給執行工作增加了難度。

 二、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的法律對策

法院在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規範民間借貸案件的審理,統一裁判尺度,防止當事人規避法律,利用司法程序妥善處理糾紛:

1.加強對證據真實性的審查。 債務人對借據內容的筆迹或者簽章的真實性提出異議的,雙方當事人可以提供補充證據或者反駁證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雙方提供的有效證據,結合案件的其他證據及相關情況,對證據的真實性進行綜合審查判斷。 需要通過司法鑒

定來確認證據是否真實的,雙方均可以申請司法鑒定。在原、被告均不申請鑒定的情況下,由原告承擔不申請鑒定而産生的法律後果。原告申請鑒定的,被告應當提供筆迹或公章用作鑒定對比的樣本;拒不提供的,法院可以直接認定借條上的簽名或蓋章是真實的。

 2.明確舉證責任的分配。 對于出借人僅提供款項交付憑證,未提供借貸合意憑證的情形,借款人如提出雙方不存在借貸關系或者其他關系的抗辯,出借人應當就雙方存在借貸合意進一步提供證據。對于數額較大的借貸,出借人應當就借貸金額、期限、利率以及款

項的交付等借貸合意、借貸事實的發生承擔證明責任。借款人提出抗辯的,應當提供反駁證據予以證明。如果借款人對借據的效力、金額等提出抗辯並有證據證明其與出借人之間存在買賣、承攬、居間等基礎法律關系的,法院應當對基礎關系進行審理;如果借款人對借據

沒有異議的,法院可以不審查基礎法律關系。借款人主張借款本金、利息等債務已經歸還或者已經部分歸還的, 應當承擔證明責任,不能提供證據或者舉證不足的,法院對其主張不予支持。

 3.擴大法院依職權調查的範圍。 一方面,法院應督促當事人積極舉證,說明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引導當事人全面提供證據。另一方面,應根據案件審理的需要,依職權進行調查取證,盡可能查明事實真相,爲案件裁決提供堅實的事實基礎。對于當事人主張以現金交付以及對方提供了非法證據等情形的,法院應當對相關證據或證據線索進行審查,必要時應依職權進行調查取證。

4.注重對高利貸的審查排除。 對于有可能涉及高利貸等金融違法行爲的民間借貸行爲,法院要加強對借據的真實性及合法性的審查,在借條存在疑點的情況下,要加強對借款事實的審查,強化對證據的綜合分析,不能僅憑原告提供的借條簡單下判。對于高額攬息、

預先扣息的違法行爲不予保護,防止出借人通過法院判決將非法利益合法化。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借貸行爲發生時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基准利率四倍的,對超過部分的利息,法院不予支持;利息已經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本金應當按照實際出借的金額認定。

三、法院延伸司法服務職能,加強與其他部門的聯動,從根本上減少民間借貸糾紛案件。

法院不僅要立足審判職能,做好民間借貸案件的審理工作,而且要進一步延伸司法服務職能,加強法制宣傳教育,營造民間融資的良好司法環境。首先要加強對公民誠實信用觀念、借貸風險意識和投資風險意識的教育,使整個社會形成誠實守信的良好氛圍,從而減少糾紛的發生。法院要結合送法下鄉、下基層、進社區、進企業、法官聯系村、社區等活動載體,運用“法制小報”、“以案說法”等活潑生動、喜聞樂見的形式,向人民群衆進行相關法律政策的宣傳教育工作,強化其對民間借貸相關法律知識和風險意識的了解和認識。其次,加強案件審判的示範作用,典型案件的審理可邀請社會各界旁聽,到案件集中地區公開開庭,讓更多的人旁聽案件、了解案件達到引以爲鑒的目的,著力通過審判,矯正借貸實踐中的違法違歸規行爲,引導借貸雙方回歸理性借貸、合法借貸;第三,通過審判和宣傳工作,積極引導人民群衆對高利貸、非法集資等違法融資活動的自覺防範和抵制,努力淨化民間融資環境,從根本上減少借貸糾紛的發生率。

促進民間融資市場有序、規範發展,減少借貸糾紛,是一個系統工程,也是一個社會工程,需要社會各部門的共同努力與協作。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過程中,要注意加強與相關職能機構的溝通協調,對于在民間借貸案件中發現的,有證據證明有高利貸、賭債、非法集資、經濟詐騙等違法犯罪問嫌疑的,應及時向公安、工商等部門通報移送,交由相關部門調查處理;對于可能引發社會穩定隱患的群體性借貸糾紛,應及時向當地黨委、政府通報案情,請求相關部門出面協助,共同做好調解工作;對在借貸糾紛中發現可能引發大規模金融風險的情形,應及時與金融監管部門溝通聯絡,通過司法建議等形式,發出預警性信息,促進民間融資監管制度的完善,引導民間借貸向著健康的方向發展。 

友情链接:新浪体育NBA  秒速飞艇彩票